三焦とは体内にある水路だと考えます。

  • その水路は上焦・中焦・下焦, 天寒衣薄, 則為溺與氣, 天熱衣厚則為汗, 悲哀氣并則為泣, 中熱胃緩則為唾, 邪氣 逆則氣為之閉塞而不行, 不行則為水脹, 余知其然也, 不知其所由生, 願聞其道.
    第二章
     伯曰: 水穀皆入於口, 其味有五, 各注其海, 津液各走其道, 故三焦出氣, 以肌肉, 充皮膚, 為其津, 其流而不行者為液. 天暑衣厚則 理開, 故汗出, 寒留於分肉之間, 聚沫則為痛, 天寒則 理閉, 氣濕不行, 水下留於膀胱, 則為溺與氣. 五藏六府, 心為之主, 耳為之聽, 目為之候, 肺為之相, 肝為之將, 脾為之衛, 腎為之主外. 故五藏六府之津液, 盡上滲於目, 心悲氣并, 則心系急, 心系急則肺舉, 肺舉則液上溢. 夫心系與肺, 不能盡舉, 乍上乍下, 故 而泣出矣. 中熱則胃中消穀, 消穀則蟲上下作, 腸胃充郭, 故胃緩, 胃緩則氣逆, 故唾出.
    第三章
    五穀之津液和合而為膏者,  滲入於骨空, 補益腦髓, 而下流於陰陽. 陰陽不和, 則使液溢而下流於陰, 髓液皆減而下, 下過度則 ,  , 故腰背痛而脛 . 陰陽氣道不通, 四海塞閉, 三焦不寫, 津液不化, 水穀并於腸胃之中, 別於迴腸, 留於下焦, 不得滲膀胱, 則下焦脹, 水溢則為水脹, 此津液五別之逆順也.

    本藏篇第四十七
    第四章
    第一節
    黄帝曰: 願聞六府之應.
    岐伯答曰: 肺合大腸, 大腸者, 皮其應. 心合小腸, 小腸者, 脈其應. 肝合膽, 膽者, 筋其應. 脾合胃, 胃者, 肉其應. 腎合三焦膀胱, 三焦膀胱者,  理毫毛其應.


    素問

    靈蘭秘典論篇第八
    第一章
    三焦者, 決 之官, 水道出焉.

    六節藏象論篇第九
    第五章
    脾胃大腸小腸三焦膀胱者, 倉廩之本,  之居也, 名曰器, 能化糟粕, 而轉味入出者也,

    舉痛論篇第三十九
    第四章
    悲則心系急, 肺布葉舉, 而上焦不通,  衛不散, 熱氣在中, 故氣消矣. 恐則精卻, 卻則上焦閉, 閉則氣還, 還則下焦脹, 故氣不行矣. 寒則 理閉, 氣不行, 故氣收矣.